文章查看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头条 >
今天合肥这对上了《》官微头条!
* 来源 :http://www.looness.com * 发表时间 : 2017-11-20 11:26 * 浏览 :

  今天上午,官微转发了一则新闻,这条标题为“危急时刻,这俩的选择让很多人汗颜!”的微信牵动了全国网友的心,一个多小时的时间,超过十万人阅读,五千多人为他们点ZAN!

  今天上午,官微转发了一则新闻,这条标题为“危急时刻,这俩的选择让很多人汗颜!”的微信牵动了全国网友的心,一个多小时的时间,超过十万人阅读,五千多人为他们点ZAN!

  这对是咱们合肥人,他们究竟做了什么举动?请各位接着往下看

  2016年2月5日傍晚,合肥发生了一起血案。身负命案的逃犯喻艾青,了贵州苗岭酸汤鱼的老板娘后,又劫持了花店的女老板。然而,很少有人知道,在这过程中,喻艾青还曾持刀跑进了岳西上的一家饭馆,捅刺老板娘8刀。幸好一对正在此吃饭的拼死阻拦,才从刀下救下了重伤的老板娘。不过,这对也在与歹徒搏斗中各自受伤。目前,蜀山区汉嘉社区正在为俩申报5月“蜀山区”。同时,社区也正在帮助俩申报“见义勇为”。

  43岁的周惠,家住汉嘉都市森林小区。她是两个孩子的母亲,大儿子栋今年21岁,小儿子周金鑫才13岁。她还是一位爱美的母亲,总是打扮得时尚而又优雅。然而,在她的右胳膊上,却有一条十多厘米长的伤痕。粉红色的伤疤,像一条弯弯曲曲的虫子附在,看上去十分恐怖。爱穿裙子的周惠,在遇到别人诧异的目光时,总是淡淡地解释:“哦,那是不小心摔伤的。”只有她身边的亲朋好友才知道,那条伤痕,曾经给她带来多么惊心动魄的经历。

  2016年2月5日,那是一个让周惠毕生难忘的日子。那一天,她带着两个儿子和闺蜜一家三口,地点就约在常去的岳西一家饭馆包厢。周惠还记得,当时闺蜜一家坐在里面,周惠则带着两个儿子靠门边坐。“老板娘一看我来了,就连忙给我们包厢起菜。”周惠说,她也忙着给闺蜜一家斟酒。一切都是那么自然、平和。

  老板娘端来的第二盘菜是炸圆子。当老板娘端着这盘菜走进包厢时,正对楼梯口坐着的周惠,从包厢大门看到一个男的爬上楼梯,径直朝自己的包厢走来。男子来到老板娘身后,抱住老板娘的脖子。周惠以为是老板娘的熟人,并未太在意,却突然看到男子扬起右手,手里有一把明晃晃的刀,朝着老板娘的右侧身体捅刺过去,一刀又一刀一桌人,被这的一幕给吓住了,呆若木鸡。

  “哎呦!”老板娘的一声呻吟,才将众人拉回了现实。周惠的大儿子栋坐在老板娘右侧,他第一个反应过来。看到男子要对血流如注的老板娘继续,栋一把抱住了者的腰部。而此时,坐在嫌犯左侧的周惠,也立刻扑上去,抱住了嫌犯拿刀的手,从他手中夺过刀子。一旁的好友一家也立马站出来帮忙夺刀。

  “你们不要多管闲事,我可是已经杀了人的。”嫌犯恶狠狠地道。周惠说,她根本没来得及细细思考嫌犯说的话,只是一心想夺下刀子。男子为了众人,于是换了只手拿刀子,并一阵乱捅,最终,朝着楼梯下奔去。

  一屋子满地都是血,老板娘软软地躺在地上,意识模糊。周惠这才发现,自己的胳膊上,一条十几厘米的伤口刺骨地疼,深可见骨。而大儿子栋也捂着右腿,神情痛苦。

  在周惠的心目中,21岁的栋,虽然身材高大,但是性格一直很内向、文静,甚至有些胆小。然而,在攸关的那一刻,周惠没有想到,儿子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,勇敢而又沉着。栋是皖南医学院护理学大一新生。嫌犯逃走后,他捂着自己的伤口,一瘸一拐地来到了老板娘身旁,看着血流如注的老板娘,他吩咐亲友们将老板娘的身体微微抬高,并忍着痛给老板娘做急救措施。“你们快陪她说话,一定不能让她睡着。”随后,他又镇定地拨打了110和120急救电话。

  周惠的右胳膊被捅伤,在医院缝了接近20针,而且神经和肌腱都被伤到了。而栋右大腿被扎了一刀,缝了8针,一度只能拄着拐杖走。周惠的闺蜜受伤稍轻些,只有左手手指被划伤了。周惠一家自付了医药费,也没有刻意地对外面讲述过这惊心的一幕。春节过后,栋还需要调养,也仅仅是以生病休养的理由,向学校请假一周。

  如若不是在社居委办理医保手续、社区工作人员耐心地询问,很少有人知道周惠俩曾这样奋不顾身过。

  “整件事情,我都不后悔,因为通过这件事情,我才知道,我的儿子原来这么勇敢。”周惠说。今年的母亲节当天,大儿子发来的一条短信,让她内心温暖得颤动。“妈妈,节日快乐,伤口还疼吗?”周惠说,她也时刻挂念着儿子的伤口。

  “如果不是他们俩,我恐怕早已不在。”想到所经历过的一切,饭馆的老板娘倪大姐还忍不住发抖。倪大姐至今还记得,事发时,二楼另外一个包厢的客人看到这个的场景,选择了关闭包厢门。而这对,却没有袖手旁观,冒着生命将她救下。

  她被嫌犯捅刺了8刀,曾经一度在线上徘徊。而嫌犯之所以要置其于死地,只是因为两年前,他们曾经因为房租问题发生过争执。事发后,倪大姐把饭馆交给了儿子,并搬出了饭馆,在旁边租了一间小屋子居住。

  她告诉记者,自己被刺伤后,花费了万医药费,其中不少是借来的。她很抱歉,自己甚至没能给周惠俩掏医药费。她说,自己只能尽量帮助俩获得应有的荣誉。“毕竟,应该有好报。要不然,以后还有谁出来见义勇为呢?”

  汉嘉社区的负责人告诉记者,他们也就此事向门进行了核实,事实确如周惠和倪大姐所述。目前,蜀山区汉嘉社区正在为俩申报5月“蜀山区”。同时,社区也正在帮助俩申报“见义勇为”。申报见义勇为的材料已经递交到了西园街道综治办。